八月未央(8)

    我决定去北方。要带着乔走。

    在上海我会有可能失去她。因为她日渐憔悴。

    每天晚上她四处游荡,一次在酒吧喝酒闹事,被警察抓走。我去拘留所带她回家,一个人转了很多车,冒着雨跑到那里。乔一声不吭地蹲在墙脚。她的浓妆残缺肮脏。披散着头发,裙子被撕破,脸上有玻璃碎片划过的血痕。

    乔,跟我回家。

    她慢慢抬起头说,为什么你一定要和我在一起?

    因为你像我的母亲。

    我知道她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是的,她死了。她是因为孤独而死的。所以我要你和我在一起。我要带你走。你和她一模一样。我爱她,乔,你明白吗?她是我惟一的朋友,惟一的亲人。

    但是,为什么,为什么,你要选择我?乔推开我,她流着泪笑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宿命。乔。

    这是你逃不开的宿命。

    你以为你能控制我吗?她冷笑。

    我的耳光用力地扇过去。我说,我能够控制你,乔,你要清楚这件事情,我能控制全部。

    她的脸靠在墙上发出崩溃的哭泣。

    我们的机票订在晚上。从上海到北京。

    乔和我坐在候机大厅里。我的肚子稍微有些隆起,所以我已经不再穿牛仔裤。我穿淡粉色的厚粗布裙子。我已经找好房子和工作,我也依然能够写作。还有乔。我爱的人。

    那天她还是穿着我第一次见到她时,那件刺绣的灰绿棉布上衣。她抹了口红。她已经很久没有想到精心打扮自己。我喜欢看到她自然健康的样子,她似乎接受了新的开始。她明白朝颜离开以后,我是她惟一可以依靠的人。

    未央,你看好多人。

    是的。很多人彼此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认识了又如何,还是会分离。

    但分离的人有些会永远留在我们的生命里,不会遗忘。

    她不响。她说她想去洗手间,她把她在听的耳机塞到我的耳朵里。她的眼睛看住我。

    未央,那天为什么会坐在一起听课呢?

    因为你穿了件灰绿颜色的上衣,我喜欢。我拍拍她的脸。

    未央,你爱我吗?

    是,我爱你。

    朝颜也曾经说他爱我,但后来不爱了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时间太长了,爱会变化。除非时间停住。

    她点头。她的笑容很灿烂,好,我去去就来,然后她蹦跳着向前面走过去。她是我喜欢的女子,像苔藓一样潮湿清凉,自由自在。我把手搭在自己的腹部,我习惯了这个姿势,我还没有告诉她,我有了孩子。我想她会喜欢。这是我们的孩子。

    耳机里放的是她喜欢的蔡健雅。淡淡地唱着,他的样子已改变,有新伴侣的气味,那一瞬间,你终于发现,那曾深爱过的人,早在告别的那天,已消失在这个世界。心中的爱和思念,都只是属于自己,曾经拥有过的纪念。

    那首歌是在翻来覆去地唱。唱了很久。我忘记了时间。直到前面突然出现混乱,很多的人开始往前面跑,然后有保安出现。我摘下耳机,艰难地拖着沉重的大包往前面移动。我想

    乔应该回来帮我一把了,说不定是飞机要延误或换票。

    人群涌在洗手间门口。我的腹部被一个男人的胳膊撞了一下,剧痛起来。我开始歇斯底里地尖叫,让开!让开!让我进去!我扔下行李挤了进去,我看到躺在白色瓷砖上的女子。

    她的灰绿色刺绣纯棉布上衣已经被鲜血染透。她的手腕支离破碎仿佛一堆棉絮。她的脚光着没有穿鞋子。她的眼睛没来得及闭上。她死了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妮宝贝作品 (http://annibaobe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