彼岸花(7)

    也许他是不爱我

    绢生的手臂开始发凉。我让她进去睡觉。她看过去平静如水,和以往的脆弱有很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我想着他们奇异的关系,既然彼此相爱,为什么绢生又独自生活了这么久。那个男人又一直都在何处。

    早上我见到这个男人。绢生在厨房里做饭,她一早出去买了螃蟹和虾。那个男人坐在客厅里看VCD,是港片。他穿着棉T恤,身材高大,留长发。我看绢生,她穿着简单的棉布衬衣和牛仔裤,头发干净地扎起来,很专注地站在厨房里洗菜。她说,今天一起在家里吃饭吧。

    不,我有事情,得出去。我说。我想还是让她多一些时间和他相处。可以去图书馆一趟。

    在这里吃吧。他对我说话。他的声音低沉,但表情还是非常有礼貌。他的嘴唇长得这么好看,好象天生是用来接吻和恋爱的。多情的线条。眉毛浓密。但他给我的感觉非常不安全。不知道为什么。我觉得他和绢生是没什么关联的人。他们想问题不会有相同的结果,看事情不会有相同的角度。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,只是会更加寂寞。最起码,现在他已经让她变成一个歇斯底里的女人。

    我走出门去。我轻声问绢生,他需要一直留下来吗,我可以暂时住到别处,然后另找房子。

    绢生说,不,他在上海有自己的家,他住家里。

    如果他爱你,他应该过来和你一起住。

    绢生不语。然后说,他不喜欢出来住,他依赖他的家庭。

    这样是不对的。除非他不爱你。我说。

    也许他是不爱我。

    有问题,绢生。如果他要走,走了以后我们好好谈一下。

    但是我没想到晚上他就走了。

    我刻意在酒吧里喝了几杯,深夜十一点多才回家,打开门看到房间里窗帘紧闭,一团漆黑。

    我走到绢生的房间。她坐在床上,没开电视,只是在抽烟。

    我说,他走了?绢生淡淡地说,是的,他走了。

    床边的地板上是空掉的酒瓶和肮脏的烟灰烟头。绢生的手指冰冷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妮宝贝作品 (http://annibaobe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