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别薇安(3)

    二

    这个女孩喜欢喝冰水。喜欢的装束是白棉布裙子,光脚穿球鞋。头发很长。有漆黑明亮的眼睛。不化妆。12岁的时候暗恋她班上的英俊男生。高中时最喜欢的男人是海明威。

    安:你知道海明威是怎么死的吗

    他:不知道

    安:他把猎枪塞进自己的嘴巴,一扣扳机

    他:恩

    安:然后他整个头盖骨都被掀飞

    他:很惨烈

    安:不是惨烈

    安:仅仅是他喜欢的方式而已。

    他:你喜欢他的方式?

    安:呵呵

    安:是的。我常常想,人应该如何决绝地处理自己。

    安:可是生活已经把我们磨得半死不活。

    他不是太确定会有这样的女孩存在。他是在网上认识她的。他没有见过她的样子。在现实的生活里,似乎并没有这样有趣的女孩。她的想法有时使他怀疑她是个男人。

    可是她是可爱的。她有她自己的谈话方式。他同样喜。

    那个深夜又与薇安在网上相遇。他说,出来见一面好吗,我们去哈根达斯。她曾告诉他她喜欢吃冰激凌。她说,是南京路上的伊势丹吗,那里有一家。他说随你挑吧。他一直相信她和他在同一个城市。在聊天的时候,她有很好的情趣和他谈论KENZO的新款香水。她告诉他,她喜欢上海的地铁。在站台上等候的时候,她常常有一种欲望。想很突然地跳下去,然后在地铁呼啸而来的时候,再奋力爬上台阶。

    她说,她喜欢这种隐藏着恐惧和绝望的幻想。

    你喜欢看海吗。她说。大海是地球最清澈温暖的一颗眼泪。他在那里笑她。

    但是上海只有一条脏脏的黄浦江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她不会轻易答应出来和他见面。

    有一段时间,上海的网民习惯这种聚会。10多个人一起出去喝酒,打保龄。男人比较多一些。当然他也曾和女孩约会。IRC里面是接近陌生人的最好地点。他和近20个网上认识的女孩见过面。有些一起吃顿饭就散了,再也没有见过下一次。也有例外的。比如他的前度女友蕾丝,就是他见过的上网女孩里面最漂亮的一个。这段轻率的恋情持续了六个月。

    那种猎手般迅速的好奇心和征服欲望,后来感觉到它的残酷。

    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象一个暴食的人,有了一个空虚的胃。

    他只是这样地问她。没有抱任何期望。

    聊天也是好的。光着脚盘坐在大藤椅上。有时会拿一块蓝色的碎花毛毯盖在肩头和膝盖上。中途的时候会再去煮一壶咖啡。常常会因为腿麻又恍然地碰翻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快凌晨的时候,他们下网。照例数到一至三,然后一起键入QUIT。

    这是他需要分享的温暖的一刻。这种感觉使他沉沦。

    可是他相信自己是清醒的。清醒的投入网络的虚拟和情缘的迷离。

    他开始想念她。下班的时候,在地铁车站上,想着深夜对谈时一些可爱的细节。她的邪气蕙黠的腔调。那些晦涩简单的语句。他未曾遇见过这样冰雪般凛冽的女孩。

    有一次,他们在网上谈到爱情。

    安:还记得第一次和女孩做爱的情形吗。

    他:记得

    安:印象最深的是

    他:她眼中的泪水,流到我的手指上,很温暖。

    安:你的手指从此失去了贞洁。

    他:呵呵

    安:呵呵

    他:为什么要问这个

    安:想知道你的心里是否还有爱情

    他:也许还残余着百分之十。我感觉它即将腐烂。

    安:不相信爱情的人,会比平常的人容易不快乐

    他:你呢

    安:有时候我的心是满的。有时候是空的。

    他挤在下班的人潮中,涌进地铁车厢。微微的晃动中,车厢里苍白的灯光照亮黑暗的隧道。他四处观望了一下。突然感觉她也许就在他的身边。是陌生人群中的任意一个。

    车厢里的年轻女孩,很多是OFFICE小姐。一律的套装和精致的妆容。但是他感觉她不会是这一类。她在网上似乎是无业游民。无所事事的散淡样子。

    而且常常深夜出现。他想如果她在这里,她会辨认出他。一个固守自己生活方式的男人。穿棉布衬衣和系带翻绒皮鞋。平头。用草香味的古龙水。也许她正在暗处发笑。但是她不会上来对他说你好。她只是暗暗发笑。

    因为开始留心,他才注意到那个女孩的存在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妮宝贝作品 (http://annibaobe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