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游戏

    start和JOE的初次相见,在我的记忆中是没有声音的。

    好像一场出了故障的电影,看到半途意外地停格。黑暗中银幕上凝固的是突兀的画面。没有说完的语言,没有做完的事情。徒留空白的怅然。

    我忘了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。那一天是她的网站举行的酒会。

    波特曼温暖空旷的大厅,从网络背后出现在日光之下的人群,像一群

    面目全非的鱼。盲目的喧嚣。

    我看到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,漫不经心地喝着一杯冰冻可乐。他重复着这个动作,直到开始为孤独感觉可耻。像一个陷入绝症状态的人,清醒而无可救药。

    然后我发现那个男人就是我自己。

    她经过我身边的时候,碰翻了我的杯子。

    她很年轻。穿着脏的仔裤,裤管卷起,边缘已经磨得起须。

    男式的黑色毛衣,空荡荡地裹在身上,能从领口看到脖子的肌肤。

    羽绒外套,球鞋。苍绿色的贝纳通棉围巾,很皱。

    黑发凌乱,脸上的皮肤很干燥,有起皮的碎屑。但是没有任何化妆。

    玻璃杯突然摔落在地上,褐色的液体在地毯上泛起细小的泡沫。

    她恍然的手似乎是在瞬间,紧抓住我的手腕。

    她清脆的惊叫和玻璃一起碎裂在空气里。

    但是我只看她微微发蓝的眼睛。婴儿蓝。脆弱得好像要化为虚有。

    她应该对我说过一些什么,比如手指冻得麻木了或者对不起。

    但是我只看到她婴儿蓝的眼睛。

    然后我举起手,用手心蒙住了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我似乎对她说了一句什么。也许我是在说,没关系,没有人注意到的。她单薄的皮肤轻触到我的手,我能感觉到脉管里血液流动的声音,她的眼睛在我的手心里慌乱地眨动着,然后安静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群纷纷投以暧昧的漠然眼神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不清楚自己。为什么不想让她看见破碎。

    在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,我的心里没有留下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只有她似笑非笑的黯淡的脸。

    我的公司在外滩。是一幢陈旧的法式建筑,已经被时间抚摸得颓败不堪。

    我常常站在宽大的窗台后面,眺望远处矗立的高楼大厦。那一刻,我觉得自己是个悲观的人。

    我做的是保险业,在这个行业里应该属于业绩尚可。但是我并不是一个能够把工作当信仰的人。因为我不觉得健康和生命能够用金钱来替换。

    业务单上有密密麻麻的姓名,如果一旦兑现,那些名字就意味着死亡和意外。

    这使我感觉空虚。

    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个离死亡很近的人。

    在大学里读的是物理。下铺的男孩来自广东,黝黑而健壮,名字似乎是叫陈。

    陈在校队踢足球的时候,常常有女孩坐在操场上期待他活力充沛的射门。但是在大一快结束的时候,陈突然割脉自杀。

    早上发现他的死亡,拉开被子,里面是凝固是硬块的血,坚硬的粘稠。

    很多人疑惑,因为他们觉得喜欢运动的人都应该单纯而健康。但是我知道事实并非如此。常常在凌晨的时候,我会无端地惊醒,然后听到陈的哭泣。

    他把自己裹在被子里,哭声听过去短促碎裂。这种原因暧昧的哭泣,让我感觉非常恐惧。那是一种气息。

    我想也许我能够闻到死亡的气息。

    大学毕业以后,我抛弃专业,选择做人寿保险。

    多年的工作似乎已能够麻木我的恐惧。也让我领悟,人的不可承受的脆弱。

    恐惧太重的东西渐渐会失去分量。就像陈苍白的手臂上,那一道腐烂的伤口。是没有时间可以愈合的。当我的手指抚摸在丧失水分的皮肤上,心里平静如水。

    生命是一座恢弘华丽的城堡。轻轻一触,如灰尘般溃散。

    JOE和我的第一次约会。

    我们约定的地点是外滩,我公司的附近。

    下班以后,我走出阴暗的门廊,感觉到天空中冰冷的雨滴,暮色中车流和人群拥挤不堪,喧嚣的城市是落幕前的戏院,在感觉中有空彻的预想中的寂静。

    她站在路口。高大建筑之间的狭窄通道,呼啸着冷风。周围是优雅而颓败的欧式旧楼,时光一去不复返,只留下满目荒凉。

    她站在楼群之间的阴影里,像一只鸟,微微颤抖着,被逼仄的寒冷所淹没。

    那是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印象。

    她很寒冷。

    她和在酒会上的装束一样。脏的仔裤,羽绒外套。空荡荡的毛衣,

    从松垮的领口里能看到脖子的皮肤。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有时候明亮的眼睛会细细地眯起来,那应该是她真正在微笑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看过去落拓和纯真。在她模糊不清的笑容里面。

    而我发现自己,有想用手撕下这一层笑容的欲望。

    冷吗。我说。

    不冷。她说。她问我借烟和打火机。

    烟瘾重的人常常会忘记带烟。

    就好像自认为游泳不错的人常会淹死。她抽烟的样子,随便地吐着烟圈,神态轻松。

    但她对烟的依赖应该是无可救药的程度。

    因为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。

    很平淡的一个夜晚,我们去徐家汇吃饭,然后找了个地下室玩电动。

    她提出来的建议。我感觉自己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样子,似乎不太适合出现在不良少年出没的地方。但她打游戏的样子全神贯注。唇间叼着烟,一下一下,沉着地把嚎叫着猛扑上的僵尸击毙。她的认真和沉迷,让我释然。

    我们一起打,连闯四关。直到凌晨店铺打烊,才走出乌烟瘴气的地下室,我发现自己的手臂已经酸涩得没有感觉。

    在一个24小时营业的小超市里,买了两罐啤酒,两个人站在寒冷的路口喝完。

    以后再出来玩。她说。今天很过瘾。

    你的样子,好像过了今天就不能再打电动一样。

    我一直都这样,喜欢到底的感觉。

    抽烟也如此。我看着她苍白黯淡的脸色。

    爱情也如此。她笑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微微摇晃着上了TAXI.

    闻到自己的手指和头发上都是烟草的味道。

    JOE在一个网站上班。在大学里她读的是哲学,但毕业以后她拒绝和任何人谈论哲学。哲学同样是一个游戏,但它控制你,你不能控制它。

    所以不好玩。她说。

    她喜欢抽烟,打电动。这两个结局都是能够控制的。一个是死亡,一个是Theend.很好。我都能接受。她笑笑地看我。

    某些不确定的时候,JOE是透明的。她会随时随地,在某种心情中把往事和感觉倾诉给我。

    她曾对我说,她爱过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分手了吗。我问她。

    是。她说。酒会上碰到你的时候,是我和他分手的第七天。七是命数。我知道第七天和他没有复合,就永远都不会相见。

    你是否很爱他。我看着她。她的脸因为没有任何化妆,像颓败的花朵,在抽烟过度的时候,会有惨不忍睹的憔悴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缠绕着一些丝线。细韧的。并且混乱。

    她说,是的。

    她的脸上又有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仅仅是某些不确定的时候。

    比如在午夜街头的冷风中,听着空的喜力啤酒罐,在水泥路面上滚动时,发出的寂寞的声音。沉沦在雨雾中的空旷城市,像被废弃的船,漂浮在夜色的海面上。

    目送着她醺然地拦住TAXI离去。没有告别。

    因为伤口被肆意地展览,所以已经失去了疼痛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觉得自己似乎有爱上她的可能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我觉得我们原来如此遥远。

    我的初恋很晚。直到大四,才开始和同系的一个女生交往。在夜自修后送她回宿舍的路上亲吻她。记得那是春天的晚上,风中有樱花的粉白花瓣飘落如雨。轻轻撞击在嘴唇上。温柔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暂时逃脱某种恐惧感的驱逐。放松的心情,还因为毕业后的离别就在眼前。我不觉得自己有承担痛苦的机会。

    时间太短促,就不需要告别。

    所以,我想,也许我不曾爱过那个喜欢穿蓝裙的女生。

    我只是让自己经历。

    很多年,我始终在某种爱情缺如的状态。好像一个人在做B超的时候,医生在报告单里写下肾脏缺如。他就被宣判了残废。

    缺如一般有两种可能。有过,但是萎缩了。或者有过,却被割除了。

    我想,那也许是我的悲观所造成的。

    我从来没有信任过长久的东西。

    周末的时候,她打来电话,说晚上想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我去接她。这是我第一次去她工作的地方。39层大厦的顶楼,近600平米的大空间,摆满上百台电脑,还有穿梭其中的神色淡漠的人。

    我站在过道里,被封闭的热空调吹得无法呼吸。她从人堆里站起来对我挥手。穿着旧的黑色毛衣,手里拿一只刚吃完的苹果。

    很多人。我说。他们都不喜欢回家。

    这里直到深夜12点都会有人在。上网,打长途,谈恋爱。

    空气很混浊。磁辐射和二氧化碳谋杀健康的细胞。这样的空气对情绪和身体都应该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但是当我刚失恋的时候,这个地方几乎是在拯救着我。她说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。我有近半个月没有见过她。她突然地失踪,没有任何消息。她的短发凌乱而油腻,脸上因为失水干燥,裸露着细小的碎皮屑。

    她没有流露出任何想念我,或者不想念我的表情。当然我也没有。

    她打开电脑,给我看她自己制作的小软件和动画。精巧的画面揉

    和着黑色幽默和辛辣的讽刺,她一边移动鼠标一边晃动着腿,脸上似

    笑非笑。

    我说,这就是你的工作吗。

    她说,我看过去总是特别不学无术,最近公司刚刚给做了评估,

    他们觉得我不合格,所以没有给我股票。

    她打开信箱,给我看她写给一个朋友的EMAIL.她写着,我便秘得很厉害,不知道是不是抽烟的缘故。我所有的零花钱都花在了零食和打的上面,有时候就会无法买烟。所以一到酒吧就向别人借烟和打火机。那些男人以为我是初中生,对我很慷慨。

    为什么对朋友说这样的话,是想借钱吗。

    是他把我的钱借空了。她说。

    她给我糖。长长的工作台上零散着牛奶糖,包括她脚下被踩脏的。

    我说,我不吃糖。她就把糖收在一个大大的粗布包里,然后穿上黑色

    的羽绒衣。

    我把糖带回家吃,她说,我们走吧。她抱住旁边一个男人的头,

    响亮地亲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再见,MIKE.她摇头晃脑地对男人道别。

    我们走到夜风凛冽的大街上。她迫不及待地拿出烟盒,里面还剩下最后一根。白色的mildseven.我伸出手,用手心护着她的脸看她点烟,她用的是印着公司名称的火柴。

    我跟着她走到北京西路上的一家小饭馆。登上狭窄的阁楼,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。透过沾染着灰尘的玻璃窗,能够看到路边梧桐的树枝。上面已绽出稀疏的翠绿叶片。

    这个饭馆我常来吃饭。以前在北京西路上的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。中午也是一个人,在这个小阁楼里,看着窗外的阳光和树叶吃饭。

    同事呢。

    她们都是很纯粹的上海女孩,喜欢围在一起用上海话谈论化妆和衣服。我不知道如何和与自己不同的人相处。

    有时候在楼上吃饭,听到楼下的电话响起,然后老板娘在那里记地址,某大厦某层,就知道是同办公室的人来订外卖。她笑笑地说着话,一边把烟头熄灭。

    后来辞职了吗。

    是的。觉得广告要把自己做得残废掉了,很痛苦。

    现在呢。

    现在也是。痛苦无所不在。

    她睁大着淡蓝的眼睛看我。脸上似笑非笑的。一双手安静地交插在一起。

    是看上去很寂寞的手指。

    那天夜里,我们依然去熟悉的地下室打电动,她占着恐怖游戏的机器不肯让。身边的小男孩们开始发出嘘声。她终于悻悻地咒骂着让到一边。

    走上地面的时候,发现外面下起了滂沱的大雨。

    春天的晚上,这样的雨常常让人措手不及。而又缠绵。

    她拉着我坚持地跑到那家小超市,买了罐装的啤酒。两个人靠在玻璃门外面,湿淋淋地吹着冷风,喝完了啤酒。

    她看着我,我知道她有话要说。果然她轻轻地俯下头说,前段时间我请假去了一个海岛。因为心情很糟糕。

    是为了工作的问题吗。

    也许吧。很多人一样都在偷懒,但是我不懂得掩饰就首当其冲。

    就我一个没分到股票觉得很丢脸。可是再仔细想想,也不尽然就是为

    了这样的细节。因为说到底,这份工作我从来没有在乎过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眯起来,独自微笑。她说,也许是一种荒凉的感觉。那种一直隐藏在心里的荒凉的感觉。就像晚上的时候去海边,天上有星星的夜晚,能照亮沙滩,远处环绕的群山,退潮后若大的沙滩上一个人也没有。在那里看海,玩弄手中冰凉的沙子,听潮水的声音。坐得冷了的时候,站起身来,感觉周围的沉寂太荒凉了。让人心里害怕。

    她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伸出手,犹豫着。

    终于我的手指轻轻地触及她的脸颊。那里湿而冰凉。

    然后JOE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像以前一样的没有音讯。我没有找她。有时候在快下班的时候,我拨她公司的号码。电话里传出电脑接线的悦耳声音,请拨你的分机号码或查询。听到嘟的一声,我放下了话筒。

    我觉得我的心是一个装满了水的罐子,害怕因为摇动而发出巨大的声音。于是我安静地站立在一边,可是每一刻都能体会到柔软的水声浮动。

    39层顶楼的庞大空间。空调过热的封闭空气里弥漫着辐射和二氧化碳。密匝的电脑和人群里所淹没的JOE,穿着空荡荡的黑毛衣站起来对我挥手。

    这个姿势如此寂寞。而我同样。

    但是我们没有拥抱。

    有时候我觉得JOE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,平淡地隐藏着她迅速老去的心。可是已经负载不起生命给她的消耗速度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些时间,JOE告诉我,她辞职了。

    她离开那家网络公司,决定去杭州朋友公司里做广告。

    再次见到JOE.我在下班以后,穿越过外滩喧嚣的马路。熟悉的场景,一如第一次和JOE约会的时候,那种喧嚣却寂静的感觉。像面临着落幕的空旷无比的剧院。

    而我终于发现,这座城市原来是空的。

    她站在高楼之间的狭窄阴影里,靠着黯淡颓败的墙壁在抽烟。脏的仔裤,白色衬衣,头发还是一样的凌乱油腻。脸上的皮肤很憔悴,干得起皮屑。

    我几乎从不曾见过她化妆或换一下明亮艳丽的衣服。她的五官是有着干净的美丽的。

    只是那种心灰意懒的感觉,拖得她无法站立。

    JOE笑着说,我下周就走了。杭州是花红柳绿的城市,总有很多人混迹于湖边的茶馆酒吧,醉生梦死般的生活,我喜欢。

    我说,那么荒凉呢,你把它留在何处了。

    她说,不知道。但最起码会有不一样的阳光照耀在我脸上。应该是更充沛明亮的阳光。

    她又拿出一根烟来叼在嘴上。她说,前天买了几本书,其中有本书里,有一段描写,一个男人和一个相识几十年的女人一同得知共同的朋友得了绝症,这其中有几多的复杂。男人看着江水想,过了这么多年,怎么连结局也看得到了呢。只是这结局不是那结局,一切好像都没有个了断,又都了断了。读完以后,心里怆然。

    她说,你不觉得这个城市是很空洞的吗。或者生命本身就很空洞。

    那一天我们没有去打电动。在外滩的一家寿司店喝酒直到凌晨。

    JOE用筷子敲着瓷碗,大声地隔着烟雾对我说,她想念那个男人,很

    想。然后她扑倒在桌子上,脸色苍白地微笑。

    有时候,我躺在床上,看着黑暗想他。她轻轻地说。

    好像是和他走在山顶的阳光里面,可是我依然觉得寒冷。我把棉被紧紧地裹在身上,跟着他走。我觉得很幸福。害怕自己会醒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终于是醒过来了。心里很失望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再也不会出现了。

    我沉默地坐在一边。心里不再无所适从。我想,我不会再见到这个女孩了。因为她被她的生命驱逐着漂向远方。时光是空旷的海洋。我们像鱼一样,虽然有相同的方向,却无法靠近。我是能够明白的。

    而我,还需要生活。

    尽量地按照着生活圆满的标准,去感受圆满的幸福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这样的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一切都无恙。

    我曾经想问她,是否爱过我。

    但是她也许不会回答。而且我已经没有提问的机会。

    我想,某一天,她在杭州的电动地下室,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一起打完恐怖游戏,她会不会对他提起一个上海男人的事情。她会对他说,在上海最寂寞的时候,我和一个男人也曾去打过电动……也许她根本就不会提起。

    我还想问她,她如何看待我们之间穿梭的时间。一个穿西装的上海男人,不喜欢电动,不喜欢地下室。曾经和她在寒冷的街头浑身湿透地喝完啤酒。闻得到死亡的气息。悲观的人。也许不会再有爱情。

    但是我相信她唯一的答案,只有脸上的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我还是宁愿相信,她的往事,只是为我而曾经透明过。

    而我,会把这一些放在逐渐的遗忘中。

    包括我自己的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一个周末的晚上,我独自去徐家汇。

    JOE离开上海以后,我开始尝试独自地做些活动。去酒吧一声不吭地喝酒,或者只是走在大街上看看来往的人群。

    但是我知道并非是怀念。

    JOE和我曾经在生活某个空白的段落里,借用了彼此的犹豫来取暖。

    当我们一起挤在阴暗闷热的地下室。

    当我看着她旁若无人地叼着香烟在那里猛烈而沉着地射击。

    幽蓝的屏幕蓝光照亮她脸上的似笑非笑。那种脆弱和冷漠交织的

    柔情,我感觉到的措手不及的暧昧。

    却始终无法安慰。

    那天看了场电影。讲鬼魂复仇的香港片子。

    黑暗中,看到片中男人的回忆。他在酒吧邂逅的失恋女子。郁闷的女子。红裙和眼神如花般的艳丽,却无法袒露她疼痛着的心。大厦的楼顶,狂风席卷,男人想迅速了结一夜欢情。女子却坚持问男人,

    他是否爱她。

    男人答,天亮之前我都会爱你。女子又说,那你能跟着我跳楼吗。

    男人笑答,可以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有了一个游戏。女子和他猜拳。如果她赢了,他就先跳下去,她跟着他跳。如果她输了,她先跳,他跟着她跳。

    结果是她输了。

    她几乎没有任何一句话,转身就往楼下飞身而坠。

    可是他没有跟着她跳。

    一张下坠之前平静的脸,深藏着决绝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想起JOE和我的寂寞,终于泪如雨下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安妮宝贝作品 (http://annibaobe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